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!手機版

首頁言情→ 傾國女婢

傾國女婢

作者:月符星星 主角:阿纖 洛少卿  來源:奇熱小說

完結免費 虐戀

阿纖是隕落民間的明珠,生性涼薄,從小跟隨葉府嫡女葉茗斐浪跡撫城。都說撫城第一女婿,當屬洛府的洛少卿。葉府大小姐此生只有一愿,撲倒洛少卿!主子有命,她就是炸了洛府也要把洛少卿扛到大小姐軟榻之上!再相見,她是艷冠京華的纖纖公主。與他愛入骨髓,卻為了復仇,親手斬斷情絲,嫁與自己的親哥哥。洛少卿從此放蕩不羈,流離各色花叢。然,善孽皆是緣,終是緣分未盡愛未消,翩躚桃花下,伊人緋紅著臉,配合著君人的律動,落淚如梨花。 ...

102.2萬字 更新:2019/10/08

在線閱讀
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
阿纖是隕落民間的明珠,生性涼薄,從小跟隨葉府嫡女葉茗斐浪跡撫城。都說撫城第一女婿,當屬洛府的洛少卿。葉府大小姐此生只有一愿,撲倒洛少卿!主子有命,她就是炸了洛府也要把洛少卿扛到大小姐軟榻之上!再相見,她是艷冠京華的纖纖公主。與他愛入骨髓,卻為了復仇,親手斬斷情絲,嫁與自己的親哥哥。洛少卿從此放蕩不羈,流離各色花叢。然,善孽皆是緣,終是緣分未盡愛未消,翩躚桃花下,伊人緋紅著臉,配合著君人的律動,落淚如梨花。

免費閱讀

晚宴的熱鬧氣氛被推到了高潮,眾賓客都還沉浸在剛才精妙絕倫的舞蹈上,在座凡是年過不惑之年的官僚都知道,普天之下只有十二年前逝世的巫婉心才有如此艷冠京華的舞姿。眾人議論紛紛,洛少卿的目光一直在女孩的絕色容顏上,雖然女孩蒙著藍紗,但卻掩飾不住她的天人之姿,此女絕不是葉茗斐!

“茗斐獻丑了。”

女孩來到堂前跪拜,帝后還沒有緩過神來,連神韻都如此相像,難道是她對當年的事情太過耿耿于懷么?眾賓客私下交頭接耳,心中都存著疑惑,帝后這才起身,夸贊女子的舞藝堪稱撫城一絕,女孩說著謙辭,借口要卸妝換回便裝,離開了晚宴現場。

洛少卿以小解為借口,也離開了晚宴現場,他要確定剛才舞姿翩翩之人,到底是不是葉茗斐。晚宴外的長廊上,女孩步履有些急促,必須趕緊回到廂房里,她不能以這副面貌待在外面太久,容易生出事端。晚風吹拂著舞衣緩緩擺動,女孩的腳步加快了些,她隱約感覺到有人追上了她的腳步。

就在女孩要進入廂房的那一刻,手腕被人用力握住,身子被人往后一拉,女孩落入了一個結實的懷抱,那雙冷漠的眸子她一眼就能認出。洛少卿一把將女孩拉入廂房,順手將門緊緊關上。洛少卿將女孩壁咚,一雙冷眸凌厲的看著她,伸手就要拿掉女孩的面紗。

“將軍請自重,即使這里是洛府,也容不得將軍這般唐突!”

女孩抓住洛少卿的手腕,她的容貌不可以讓任何人看見,否則葉老爺和向前輩都會因此受到牽連。洛少卿冷笑一聲,身子更壓近了些,兩人的呼吸交錯,女孩慌亂的神情被洛少卿一覽無余。女孩伸手推搡洛少卿,纖纖玉手卻被捉住,洛少卿的目光變得貪婪,她的手如此柔若無骨,摸著細膩滑嫩,他永遠都忘不了這種感覺。

洛少卿再次嘗試取下女孩的面紗,女孩卻突然出手,兩人一拳一腳的比劃上了。洛少卿對女孩的興趣更加濃烈了些,原來她不僅能嫵媚動人,還能夠英姿颯爽,他今日真是遇見人間極品了。女孩以掌風將屋子里的燭火全部熄滅,就在所有光亮消失的那一刻,洛少卿正好將女孩的面紗取下,可是屋內漆黑一片,他仍舊看不見女孩的容貌。

“你不是葉茗斐,混入我洛府有何目的?”

“將軍最好裝作什么都不知道,免得惹來殺身之禍。”

女孩的話并沒有嚇到洛少卿,反而惹他揚起了邪魅的笑,洛少卿再次逼近女孩,一把摟住了她的楊柳細腰。湊近了女孩的耳畔,洛少卿一字一句的告訴她,他這輩子就喜歡驚險刺激的事情,今晚非要知道她的身份不可!

女孩再次掙扎,卻被洛少卿吻到了臉頰,再折騰下去恐怕清白都要不保了,她必須想個辦法才行!洛府巡邏的家丁此刻提著燈籠越來越靠近廂房,女孩頓時緊張起來,如果洛少卿此刻出賣她,她的好運就到頭了。

“人來了,怎么辦呢?”

洛少卿的臉上帶著戲謔的笑,女孩對上那雙不再冷漠的眸子,原來他的眼睛不僅會冷若冰霜,也會笑得燦若桃李。少女的心門就這樣被敲開,門外巡邏的家丁已經離開了,女孩卻渾然不覺。皎潔的月光灑在窗臺上,屋內的少年緊擁著青澀的少女,兩人的眼中此刻只有彼此,洛少卿低下頭,漸漸靠近女孩的粉唇。

“將軍自重,莫再這般。”

女孩伸出指肚擋住了洛少卿的唇,她不可與他在此生情,洛少卿的命運不該和她有任何的牽扯,女孩推開了洛少卿,快步來到后窗,跳窗逃走了。洛少卿正要追上去,角落突然有了動靜,傳來少女的哎呀聲。屋內的燭重新被點燃,洛少卿在角落發現了被人迷暈的茗斐,卻仍舊未見阿纖的影子。

廂房的門被敲響,洛少卿大步上前,伸手將門拉開,阿纖出現在門口。兩人冷眼相對,洛少卿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離開了,阿纖進屋扶葉茗斐到梳妝臺坐下,葉茗斐伸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,剛才發生什么了?

“大小姐放心,晚宴那兒已經解決了。”

“我就在此睡一覺就解決了?”

葉茗斐一臉茫然的看著阿纖,世上還有那么好的事情,果然阿纖在沒意外。兩人重新回到了晚宴現場,洛少卿卻還沒有出現,阿纖瞥了一眼前方空空如也的座位,抿了抿唇。葉茗昕側目看了看茗斐,若有所思的低眉,剛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洛少卿在廂房的四周查探,卻沒有發現心中伊人的麗影,失落漸漸爬上心頭。不知道何時還能再見到美人傾城之笑,就算把整個撫城翻過來,他也要得到她!腳步變得輕緩,洛少卿在一株桃花樹下發現了一支藍蝶簪子,拾起簪子,那如水的眸子仿佛又出現在眼前。

精致的簪子被洛少卿收入懷中,雖然沒能發現伊人芳跡,好在可以睹物思人了。洛少卿喊來了隨從,讓他立刻將今晚賓客的詳細名單拿來,洛府戒備森嚴,傾城美人定在今晚賓客名單之中,他好想再擁她一次,享受她身旁的淡淡芳香。

晚宴順利的進行著,結束之后眾賓客來到庭院中賞月,阿纖跟在葉茗斐的身后,陪她觀賞洛府四處的風景。葉茗昕帶著自己的琴,找到一處僻靜涼亭,月色忸怩,彈琴的雅興頓時涌上心頭。茗昕將琴放下,側身款擺,輕輕撫上琴弦。悅耳的琴聲飄蕩在涼亭內外。

“姑娘好琴藝。”

“茗昕見過皓元殿下”

“你認得本宮?”

涼亭內忽然出現一名男子,茗昕一眼便認出了其身份,眼前溫文爾雅,手執折扇的正是撫城帝君的第二個兒子——蘭元熙。他今晚一襲深紫銀絲麒麟長袍,長發高束,一雙桃花眼柔情似水的看著溫婉的茗昕。

他剛才閑逛路過涼亭,只聽淡淡琴音悠揚悅耳,轉身便看見如月下謫仙的她,微風撩動她的發絲,竟讓他看得有些癡了。雙腳不聽使喚的帶著他來到了涼亭內,這才唐突了佳人。茗昕輕輕點了點頭,她今日精心打扮,就是為了能夠見他一面,沒想到愿望成真了。

“姑娘為何獨自在此撫琴?”

“只因月色正好,一時興起。”

茗昕的記憶頓時回到了一年前,同是盛夏時分,那日她和侍女青娥在街上挑選脂粉。正巧蘭元熙騎著高頭大馬,身后跟著幾名士兵路過她的身旁,那舉手投足的謙謙君子模樣,深深印在了她的心里,從此揮之不去。

蘭元熙來到茗昕身旁,伸手撫上琴弦,試了幾個音色,果然是一把好琴。茗昕微紅著臉偷偷觀察蘭元熙,第一次和他近距離的相處,感覺整個人都緊張了許多。蘭元熙退后一步,讓茗昕繼續彈奏,茗昕害羞的點頭,重新坐在了長長的石凳之上。

琴聲再次響起,蘭元熙在茗昕身邊坐下,忽然伸手和茗昕一同彈奏。兩人配合默契,一首曲子如高山流水般清脆,茗昕這才發覺蘭元熙的琴藝絲毫不亞于她,原來他們興趣相投,這讓茗昕有些欣喜,這才覺得兩人離得好近。

“別分心。”

蘭元熙溫熱的氣息撫在茗昕耳后,本就緋紅的臉更如熟透的蘋果,兩人沐著月色,將曲子完美的收尾。茗昕收了玉手,微微低著頭,不敢看蘭元熙的眸子。蘭元熙從腰間扯下一塊血色玉佩,遞給了茗昕,他們之間的默契和情意在剛才的琴聲中展現得淋漓盡致。

“殿下如此重禮,茗斐不敢收。”

“再貴的禮,貴不過芳心。”

蘭元熙的話讓茗昕抬起了臉,他已經看穿了她的心意,兩人相視一笑。茗斐拿出袖中的粉色絲帕,上面繡有她的閨名,蘭元熙接過絲帕輕聲讀出了帕上閨名,然后柔聲一笑,將帕子收入懷中。茗昕輕輕依偎在蘭元熙懷中,她從未想過會和蘭元熙一見鐘情,自己喜歡的人同樣喜歡著自己,這就是幸福吧。

蘭元熙抱著茗昕,在她的額上留下淡淡的吻痕,茗昕笑靨如花的看著蘭元熙,接受他再次落下的吻。寂靜涼亭里,氤氳著愛的氣氛,月下兩人細細描繪著彼此柔軟的唇瓣,茗昕永遠都忘不了,蘭元熙給她的浪漫和溫暖。

另一邊,洛少卿翻遍了賓客名單,排除了在場的所有人,竟然一無所獲。失落的感覺再次涌上心頭,如此天香美人,就這樣消失得無影無蹤。像夢一樣,那么的不真實,卻又發生在他的身上,讓他牽腸掛肚。

“少爺,您到底在找哪家姑娘?”

“天上的。”

洛少卿煩躁的甩手把賓客名單扔給隨從,隨從疑惑的看著洛少卿離去的背影,天上的那不是仙女么?隨從快步跟上了洛少卿的步子,不遠處的阿纖再次抿了抿唇,她知道洛少卿在尋找,可惜那樣的她,他這輩子應是見不到。

阿纖挽著葉茗斐離開了洛府,洛少卿不過是一時興起,過段時間,就會忘卻吧。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    言情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云南11选5今日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