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!手機版

首頁言情→ 天家藥娘

天家藥娘

作者:今年霜降時分 主角:越繡寧 林炤  來源:酷愛書院

連載免費 婚戀

QQ1234小編為各位讀者大大推薦這本《天家藥娘》,這是著名作家今年霜降時分傾心創作的婚戀言情小說,講述了越繡寧和林炤之間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,小說人物飽滿,故事情節細膩,希望各位讀者大大喜歡。精彩內容:農家女越繡寧忙得很,忙著鬧分家,忙著治病救人,還忙著采藥發家。忙得不亦樂乎的時候,旁邊有個人坐著輪椅過來,妹子,我看咱倆挺合適,要不將就將就吧?...

290.1萬字 更新:2019/10/11

在線閱讀
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
QQ1234小編為各位讀者大大推薦這本《天家藥娘》,這是著名作家今年霜降時分傾心創作的婚戀言情小說,講述了越繡寧和林炤之間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,小說人物飽滿,故事情節細膩,希望各位讀者大大喜歡。精彩內容:農家女越繡寧忙得很,忙著鬧分家,忙著治病救人,還忙著采藥發家。忙得不亦樂乎的時候,旁邊有個人坐著輪椅過來,妹子,我看咱倆挺合適,要不將就將就吧?

免費閱讀

今年冬天來得特別早,九月才過,三秦大地便下了頭一場霜。

越繡寧一打開房門,一股冷空氣撲面而來,她不由自主打了個寒戰,趕緊的邁出門檻,轉身將門關嚴實了。

家對面的山上鋪了一層銀白,昨天還秋風瑟瑟落葉蕭條,今天便寒霜帶著惆悵進入了初冬。

院子地上也蓋著一層輕霜,越繡寧從地上撿起來一根干枯的樹枝,正要去雞窩里搗搗,家里養的一只土狗聽見了動靜,從后院它的窩里跑了出來,看見了越繡寧頓時張開嘴哈著氣,狗臉上洋溢著快樂的笑容,跑到小主人跟前。

越繡寧揚起手里的樹枝作勢打它,低聲呵斥:“小土,快點叫,叫啊,”為了讓狗狗叫起來,甚至還學了兩句:“汪汪。”

狗狗不明所以,還以為小主人跟它玩呢,越發高興的圍著越繡寧轉了起來,尾巴歡快的搖著快要把院里的霜給扇沒了。

越繡寧嚇唬了半天狗狗也不叫,反倒玩的不亦樂乎的滿院子瞎跑,她無奈的搖了搖頭,還是先去雞窩那邊搗亂。

到了雞窩跟前,用樹枝在雞籠子外面用力的拍了幾下,雞窩里原本窩在一起睡覺的雞們就被吵起來了。

‘咯咯咯’的叫。

聲音不太大,其他屋里睡覺的人全都沒醒,越繡寧也沒有聽見奶奶那尖細高亮的嗓門,于是將樹枝伸進去追著一只大公雞狠狠敲了敲。

那只公雞頓時發出了更大聲的‘咯咯咯’的叫聲,閃著翅膀滿籠子的跳著躲,其他的雞也跟著亂叫。這時候,不知道是什么驚動了村里誰家的狗,突然遠處有兇狠的狗叫聲傳來。

小土在遠處的狗叫聲傳來之后馬上跑到了門口,狗耳朵支棱起來聽了聽,一聽這是村里另一只公狗,跟自己打過架搶過心上狗的,于是發出了一陣兇猛的震耳欲聾的咆哮犬吠。

“汪汪汪汪汪汪!”

狗一叫,籠子里的雞更加受驚,全都‘咯咯噠’‘咯咯咯’的亂叫了起來,一院子的雞飛狗跳,雞毛亂飛。

西邊的屋里馬上傳來一聲喊:“娘!您快起來看看,繡寧那個小蹄子又在偷雞蛋了!”

這是越繡寧希望聽見的聲音,她先看了看西屋,又看中間的屋子等著。

果然,緊接著中間的屋子里傳來了更大的怒叫:“這個小蹄子,掃帚星!今天我不把這個掃帚星打死,早晚有一天被她氣死!這小蹄子短命鬼就是前世的冤家啊,我這是造了什么孽......”

該喊的人都喊起來了,震耳欲聾的叫罵聲中,越繡寧趕緊去打開院門,用小樹枝呵斥著不讓狗狗跟著,用力關上院門,往村西頭跑。

靠西邊的房門開了,二叔越民耕邊提著鞋邊出來了,正好看見越繡寧關上院門的瞬間,忙叫了一聲:“寧丫頭,這大清早的你要去哪兒......”

話沒說完越繡寧已經關上院門了,倒是正中間房間的門開開了,一個五十來歲的瘦老太太手里提著門栓氣勢洶洶的跑出來:“短命鬼!”看見二兒子在這邊就沖過來:“那個掃帚星短命鬼在哪兒呢?!”

越民耕無奈的叫:“娘,您這是干什么呀?”過去想將老娘手里的門栓拿下來:“寧丫頭起來晚了你罵,起來早你也罵?”

“那個短命鬼就是怕我活的太長了!大清早的鬧得雞飛狗跳的想怎么樣!”瘦老太太越趙氏用力的將手一奪,沒讓二兒子把門栓搶了去,跑到廚房門口往里看了一眼,果然冰鍋冷灶空空如也,頓時氣得跳腳:“起來了不生火燒水做飯,跑出去干啥?”

“她肯定偷雞蛋去賣了,不然哪兒有那么勤快!”二嬸的聲音從屋里傳來,隨著她尖利的叫聲,嬰兒的啼哭聲也開始夾雜進來,雞叫狗叫,大人叫罵小孩兒哭鬧,越家就在如此的喧鬧中,開始了一天的生活。

越民耕朝自己屋里喊了一聲:“你這個婦人不要總是火上澆油!”他跑到自己屋子窗戶前:“你自己不起來懶在床上,嘴里沒干沒凈的還總誣賴小輩算什么?”

越趙氏卻覺著二兒媳婦說的很有道理,并且她已經想到了越繡寧‘偷’了雞蛋之后去哪兒了,拎著門栓就往院門跑:“肯定去她姥家了!說不定是偷了給她娘吃的!這個胳膊肘兒往外拐的小兔崽子,短命鬼!”

打開院門沖了出去,往村東頭越繡寧的姥姥家氣沖沖的走去。

越繡寧的姥姥家是同村的,如今越繡寧生病的娘就暫時在娘家住。

越民耕急忙的跑著追上,攔在頭里:“娘,您也沒看見寧丫頭偷雞蛋啊,都是自家人,這話還是不好亂說的,別人家都沒說啥呢,哪有自家人反倒栽自家人難聽話的道理?你不要總聽月娘嚼舌頭,她就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,寧丫頭做啥事她都不會說一個好字的。”

小時候讀過幾年書的越民耕說話還是很有條理的。

“那她去哪兒了?沒摸雞蛋雞圈里的雞為啥叫個不停?為啥我一出來她就跑了?”

越趙氏瞪著一雙老眼質問二兒子。

“天亮了雞自然就叫了,這有什么奇怪的?她出去可能是有事,說不定是去河邊挑水或者洗衣裳了呢。”為了讓娘消了怒氣,越民耕自然是好話說盡:“娘,還是回去吧,等寧丫頭回來就知道了,何必大清早的惹氣?”

“要回去你回去!這個短命鬼我今天不把她的腿打斷了,我就不姓趙!”越趙氏根本就聽不進去一句關于越繡寧母女的好話,怒叫著推開了他繼續往前跑,越跑越快。

越民耕只能站住了,這也不是母親頭一次去同村的大嫂娘家那邊吵架了。不是他不想跟著過去攔,原本就已經有些難聽的話傳出來了,如今生病的大嫂在那邊,越民耕如果跟著過去百般攔阻,就怕一些心歪的人更是要編排一些有的沒的。

越民耕轉身往家跑,想把自己的弟弟妹妹叫起來,去將母親勸回來。

一轉身卻看見了遠遠村西頭的路上,一個熟悉的背影正往村外走著,那是大侄女越繡寧。

“這丫頭......這是想分家啊。”越民耕喃喃的道。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    言情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云南11选5今日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