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!手機版

首頁言情→ 攝政王的輕狂醫妃

攝政王的輕狂醫妃

作者:蕊衣 主角:葉安良 韓靖軒  來源:掌中云

連載免費 扮豬吃老虎宅斗

蕊衣大大編寫的今穿古小說《攝政王的輕狂醫妃》講述的是葉安良韓靖軒的故事,人物性格鮮明、飽滿,感情細膩,內容很吸引人,雖然情節有些復雜,但是邏輯很清楚,引人入勝,好文章!他,是朝廷內權勢滔天的攝政王,亦是世人眼中冷酷無情的驚世鬼才。 一朝穿越,原以為嫁給一個王爺能當一回米蟲。 不料米蟲沒當上,卻成了他的囊中之物。 ...

49萬字 更新:2019/10/11

在線閱讀
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
蕊衣大大編寫的今穿古小說《攝政王的輕狂醫妃》講述的是葉安良韓靖軒的故事,人物性格鮮明、飽滿,感情細膩,內容很吸引人,雖然情節有些復雜,但是邏輯很清楚,引人入勝,好文章!他,是朝廷內權勢滔天的攝政王,亦是世人眼中冷酷無情的驚世鬼才。 一朝穿越,原以為嫁給一個王爺能當一回米蟲。 不料米蟲沒當上,卻成了他的囊中之物。

免費閱讀

她卻沒有注意到,在她身后遠遠的跟著一人,鄒七。

鄒七一直是韓靖軒的貼身近侍,他很少會被派出來替韓靖軒親自跑腿,除非是很重要的事情。

鄒七也沒想到,這位剛過門又死而復生的王妃會這么快的葉安良露出馬腳。

小心翼翼的摸進廚房,還好有些剩余的點心,足夠填飽肚子。

忽的,葉安良動作一滯,她的雙眸寒光又有一閃,幾乎是條件反射性的講手中吃了一半的糕點扔了出去。

那塊糕點攜著內力直沖鄒七面門,鄒七大驚之下,被迫從暗處現身,不敢多多停留,鄒七轉身躍出了葉安良的視線。

他的武功雖不及韓靖軒那般出神入化,但在高手排行榜主也屬顯有敵手,能這么快察覺到他的存在,鄒七不敢想王妃一介弱女子武功到底有多高。

糟了!葉安良暗罵自己莽撞出手,對方極有可能是韓靖軒派人來試探她的!

奈何,等葉安良反應過來,那人已經消失在她的視線之中。

果然官家的人都裝著百十個心眼兒,她以后還是小心為妙。

葉安良腹誹幾句,裝了些點心急忙的回去了。

安靜的攝政王府內又回歸于平靜,就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。

燈芯搖搖晃晃,映射在墻上的韓靖軒的身影也跟著晃動兩下,韓靖軒盞茶的手頓了頓,微微側耳,便開口道:“如何?”

鄒七道:“正如攝政王所言,良…王妃的確不是一般的女子,且武功在我之上。”

“哦?”屋內悄無聲息的突然出現了另一道聲音,那聲音嬌媚婉轉,勾人心魄,“我就說嘛,好好地一個大活人死而復生,葉安良怎會如同傳言那般膽小懦弱。”

對于屋內突然出現一人,鄒七表現的淡然如初,只見那身穿火紅衣裳的絕美女子斜倚在榻前,眸中波光瀲滟,暗送秋波的望著桌前的男人,修長的手指正順著桌沿一點一點靠近韓靖軒拿杯子的手。

“要我說,她葉安良學的那邪醫的醫術,讓自己死而復生也不是沒有辦法。”妳瀧又含笑開口。

“我不信有什么死而復生。”韓靖軒在妳瀧的手碰到他之前,抬起了手,不動聲色和女人拉開了距離,他輕抿一口茶水,又道:“也許她從來就沒死,甚至騙過了當今天子的眼。”

妳瀧不滿韓靖軒對他的躲避,長袖一撩,起身踏出了書房,臨走前留下一句話,“看來你這攝政王以后有的忙了。”

誰說不是呢?

韓靖軒無奈的搖搖頭,但唇角卻勾著意思若有若無的笑意。

當真是有趣極了。

北越國的傳統規矩,新娘子過門三天后,要隨夫君回門省親,葉安良一大早被丫鬟叫起來,起床洗漱換衣服。

“王妃,攝政王今日要事在身,不能陪您回去。”新來的丫鬟叫寧香,走路帶風,一看就是練家子。

如果回門省親這天夫君沒有陪同,那么就說明自己在夫君地位只低不高,不受寵的表現。

韓靖軒不陪她回門,在葉安良的意料之中,畢竟沒有他們之間存在了一層矛盾,皇帝和攝政王之間的矛盾。

不過王妃回門的陣仗倒是沒虧待了,回門的賀禮都是經過韓靖軒同意的,不說價值連城,但是也絕對對得起攝政王這三個字的。

這就讓葉安良很不解了,此時她也猜不透這個攝政王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了。

就在葉安良快要睡著的時候,轎子終于停下了,寧香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:“王妃,丞相府到了。”

葉安良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,整理了一下衣衫,裝出一副柔弱的樣子下了車轎。

門口齊刷刷的叩拜著兩排人,葉安良一眼望過去,腦子里就自動浮現出了這些人的身份和一些記憶。

眼下,這些對她俯首叩拜的人中沒有幾個人是好的。

她遲遲沒有說話,就意味著丞相府的一干人等要一直跪著,終于有人按耐不住了。

葉芳靈抬起頭,對傻站在那里的葉安良低聲罵道:“傻愣著做什么,還不快讓我們起來!真拿自己當王妃了?”

葉安良故作害怕的小退一步,“我,我該怎么做……”

“廢話!當然是——”葉芳靈話沒說完。

“寧香姐姐,以下犯上,我該怎么做……”她這話一出口,不光是寧香小小的吃了一驚,就連周遭聽到的人都倒抽一口冷氣。

葉芳靈臉上一閃而過的慌張,鐵青著臉道:“你說什么!妖女!”

話音一落,一記響亮的巴掌就落在了她的側臉,寧香收回手,道:“回王妃,以下犯上者,掌嘴,直到主子滿意為止。”

她說著,第二巴掌便又抬起,葉芳靈捂著臉驚懼的瞪大了眼睛來不及反應,人就又被一巴掌抽翻過去。

跪在一旁的丞相葉庭忙出聲道:“王妃息怒!念在她是你妹妹的份兒上饒了她吧!”

葉安良這才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一樣,攔下寧香的手道:“寧香姐姐,我不懂規矩,下次要是打人,提前知會我一聲。”

一句話把所有責任推得一干二凈,葉安良還一副無辜的樣子,體貼的扶起了葉庭,“爹,女兒不懂規矩,大家都快起來吧。”

葉庭擦了擦頭上的汗,提醒道:“王妃說免禮就可。”

葉安良這才道:“免禮,都快起來吧。”

眾人奈何于葉安良的身份,都是敢怒不敢言,且不說攝政王有沒有跟著過來,葉安良在王府又受寵與否,就說帶來的這禮物,大大小小哪一個不是價值連城。

讓那些有心想要給葉安良難看的人,也不得不猶豫幾分。

進了丞相府內,葉安良不用回頭都能感覺到身后幾雙不忿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徘徊。

大堂內,丞相府的人來來去去了好幾撥人,都是來給葉安良請安的,葉安良也沒擺什么架子,到最后堂上就只剩下她的生父和繼母柳氏,以及幾位哥哥姐姐。

葉安良一眼掃過去,屬于他們的記憶一點點零星得在腦海中閃過。

總而言之,在座的各位沒一個好的。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    言情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云南11选5今日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