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!手機版

首頁都市→ 絕世圣醫

絕世圣醫

作者:正派人 主角:林毅晨 柳若若  來源:掌讀520

連載免費 男主異能神醫

作者正派人編寫的現代都市小說《絕世圣醫》講述的是赤腳醫生后人林毅晨意外獲得異能,從此林毅晨命運地轉折隆隆啟動!小說劇情緊湊流暢,緊張有序,非常精彩!華夏遼北深山里的煤礦中,赤腳醫生后人林毅晨無意間挖到一具干尸,意外獲得異能。 聽聲辨位、透視經脈、一對雙目遍覽百病,其無所遁形。 自始,林毅晨命運地轉折隆隆啟動,也是一代驚世“詭醫”的青云之始。...

632.6萬字 更新:2019/10/12

在線閱讀
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
作者正派人編寫的現代都市小說《絕世圣醫》講述的是赤腳醫生后人林毅晨意外獲得異能,從此林毅晨命運地轉折隆隆啟動!小說劇情緊湊流暢,緊張有序,非常精彩!華夏遼北深山里的煤礦中,赤腳醫生后人林毅晨無意間挖到一具干尸,意外獲得異能。 聽聲辨位、透視經脈、一對雙目遍覽百病,其無所遁形。 自始,林毅晨命運地轉折隆隆啟動,也是一代驚世“詭醫”的青云之始。

免費閱讀

“嗯!”

一聲悶哼,林毅晨緩緩的睜開了雙眼,看到四周熟悉的景物,不由得長出了口氣。

昨夜的夢太長了,也太驚心動魄,至今林毅晨也沒有完全搞清楚,不過,他還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了很大變化。

沒有來得及細細查看,門口的布簾被掀開,陽光剛剛照射進來,隨即,被一個碩大的身影遮擋了大半。

“小郎中,你可算了醒了,嚇死我了。”牛大壯關切的目光讓林毅晨心中頓時一暖。

微微一笑,林毅晨說道:“沒事,沒事,不過是睡了一覺而已。”

“睡了一覺?”牛大壯撇了撇嘴,“你可是真能睡,這一睡就是三天。”

“三天?”林毅晨楞了一下,右手搭在左手腕之上。

脈象平穩,不澀不滑,沒有任何問題。

探查了自己的脈象,林毅晨才真正的松了口氣,但隨即又皺了皺眉頭,問道:“三天,吳扒皮不會起幺蛾子吧!我這可是工傷。”

“確實是工傷。”不等牛大壯回答,門簾一掀,吳扒皮滿臉獰笑著走了進來。

盯著林毅晨,吳扒皮說道:“雖然還有幾天的時間,不過鑒于是工傷,所以工資現在就給你結清,算是便宜你了。”

這也不是吳扒皮的作風啊!

林毅晨疑惑的看向身邊的牛大壯。

牛大壯明白林毅晨的意思,撇了撇嘴,說道:“你什么時候聽說過狗不吃屎的?”

“牛大壯,你狗日的再廢話,老子連你一起開了。”吳扒皮惱怒的指著牛大壯罵了一句,隨即也不與林毅晨廢話,直接說道:“鑒于你損壞了探煤機,所以隊上決定,將你開除。”

“馬的,老子也不干了,吳扒皮你個犢子,就干些吃人飯不拉人屎的勾當。”牛大壯憤怒跌了起來。

“怎么地?牛大壯,你還想動手?這里都是老子的人,招惹老子,老子給你埋溝里。”吳扒皮有恃無恐。

到這樣的煤礦,賺這樣的賣命錢,哪一個不是急需用錢的人,可以說吳扒皮決定著所有人的生死,同時他也拉攏了一批手下,其他人哪里敢招惹。

“別跟我吹牛,就外面十幾頭爛蒜,一半能為你賣命就不錯了,我就不信我走不出去,你欺負小郎中老實,今天咱倆就好好說道說道。”牛大壯說著就要動手,吳扒皮曾經也是個痞子,當然不會后退,瞪著眼睛就要沖上來。

“大壯哥,跟這畜生動手,我們就理虧了。”林毅晨站了起來,一把拉住了牛大壯。

“小郎中,兄弟,我大壯的命是你救回來的,這氣說什么也要幫你出,你別摻和。”牛大壯曾經高燒不退,在幾天幾夜才能夠走出去的山溝溝中,這就是要命的病,就是朱醫生都束手無策,最后還是林毅晨一劑草藥,將牛大壯救了回來,自此,這個大漢對林毅晨衷心的佩服,否則也不會在這里忍受吳扒皮。

如今吳扒皮欺人太甚,牛大壯當然不能忍受。

林毅晨的手并沒有松開,淡然一笑道:“大壯哥,打架傷人傷己,狗咬你一口,難道你還要咬狗一口?”

看到牛大壯怒氣未消,林毅晨也沒有隱瞞,說道:“我們離開這里,將我手中的東西送到市總工會去,就算吳扒皮那個大他一輪的妹夫也護不住他,我看他還如何囂張。”

“哼!探煤機是真的壞了,你有種就扛著它去,老子看你能翻出天去。”吳扒皮也知道與牛大壯打起來,自己也不一定討的好處,也就沒有動手。

“探煤機太重,還不如這幾張紙輕便。”林毅晨自懷中掏出了幾張寫滿人名和數字的A4紙。

看到這些紙,吳扒皮的臉色頓時一變,猙獰道:“小東西,你怎么會有工資單?快給老子拿來。”

牛大壯猛然上前一步,擋住了吳扒皮,旋即笑著對林毅晨說道:“小郎中,我就知道你有辦法,這一次我們把他的皮扒了,哼哼,有這個東西,我看外面至少有一半人會幫著我們。”

吳扒皮的臉色變了又變,他當然知道其中的厲害關系。

深吸口氣,吳扒皮臉色猙獰的說道:“你想怎么樣?信不信老子弄死你。”

“你試試。”牛大壯冷哼一聲,站到了林毅晨的身前。

“想讓我閉嘴可以,將工資補齊,記住,是所有人的工資。”林毅晨抖了抖手中的工資單。

惡狠狠的盯著林毅晨,吳扒皮咬了咬牙,說道:“好,工資單給我,我現在發放。”

“扯犢子,你自己沒有賬本?一個小時后我們就要離開了,你抓緊時間。”林毅晨當然不會上當。

“小崽子,老子跟你沒完。”吳扒皮狠狠的瞪了林毅晨一眼,轉身離開。

牛大壯知道吳扒皮絕對不會善罷甘休,與林毅晨一起將自己的東西收拾完畢,立即自床下抽出了一根鋼筋,一步不離的守護在林毅晨的身邊。

吳扒皮的速度還是不慢,很快將外面人的工資補齊,旋即也將林毅晨的工資送了過來。

看著隨手拿出去十多萬元,吳扒皮的心都在滴血,對林毅晨也更加的憎恨。

“小子,還沒有人敢這樣威脅老子,這次老子不弄死你跟你姓。”吳扒皮心中已然種下了兇惡的念頭。

走在荒涼的山路之上,牛大壯皺著眉頭,恨恨的說道:“要是我,直接將工資單遞給總工會,工資能補回來不說,也讓吳扒皮吃不了兜著走。”

林毅晨搖了搖頭,說道:“大壯哥你不知道,這吳扒皮的便宜妹夫還是有些實力的,如果工資單送了出去,唯一的證據都沒了,如果他的擺平一切,我們可是什么也弄不到了,我還要寄錢回家呢。”

林毅晨不愿意做那些自己掌控不了的事情,因為弟弟妹妹,他絕對不允許有任何差錯出現。

“這鱉孫子,早晚給他好看。”牛大壯恨恨的說道。

林毅晨淡然的一笑,剛想要勸慰一下牛大壯,猛然間,一陣陣心悸傳來,林毅晨的臉色驟然一變,雖然不知道為什么,可是他清楚的感覺到足以威脅到他生命的危險氣息正在靠近。

是野獸還是什么東西?

林毅晨一把拉住了牛大壯,緊張的向四周看去。

猛然間,林毅晨感覺到時間在倒流一般,周圍的景物飛速的倒退,期間,甚至能夠看到那些樹木的樹心,山峰中的溶洞。

吳扒皮!

眨眼間,林毅晨還沒明白過來怎么回事,他就已經看到了一臉猙獰的吳扒皮。

足足相隔了一座山峰,吳扒皮帶著六名屬下,端著兩根獵槍和幾根鋼管,正快步的追擊過來。

殺氣騰騰。

吳扒皮一邊獰笑著,一邊還在動員著什么,林毅晨正要仔細看看他們在講些什么,一陣劇烈帝痛驟然襲入腦海。

仿佛靈魂被瞬間抽空一般,林毅晨眼前一黑,整個人癱軟了下來。

看到林毅晨突然倒下,牛大壯頓時慌了手腳,趕忙上去查看,一臉焦急的道:“小郎中怎么了?是不是傷到腦袋了?”

還好,林毅晨并沒有因此昏迷,只不過他現在身體已經是虛弱至極,全身仿佛不受控制一般,想要坐起來都是困難非常。

急促的喘了幾口氣,等稍稍恢復了一些,林毅晨立即將自己看到的告知了牛大壯。

“糟了,吳扒皮是恨急了,真的是想要了我們的命啊!”牛大壯的心瞬間沉了下去。

野外工作,所有的煤礦都會配備一些保安人員,槍支更是可以配備,吳扒皮帶著護礦隊帶槍追了過來,為了什么牛大壯心中當然清楚。

“大壯哥,這事跟你沒有什么關系,你快走吧!”林毅晨不愿意連累自己的兄弟,虛弱的說道。

此時林毅晨才發現,自己還是歷練太少,根本沒有留下任何的后手,以至于導致了如今的局面。

雖然是煤礦,但所有人都清楚,這里有一個誰也不說,但大家都知道的暗規則,一個野外煤礦每一年都有幾個意外死亡的名額,畢竟常年在野外生存,面對突發狀況甚至是野獸,還有復雜的地理環境,死上幾個人并不奇怪,甚至還有過整個煤礦塌陷,死掉幾十人的事件。

略微有些猶豫,隨即牛大壯堅定的搖了搖頭,說道:“兄弟,我背著你走吧!或許能躲過去。”

作為偵察兵退伍的牛大壯,如果只是他自己,憑借身手完全能夠躲避這些人的追殺,可是如果再加上一個渾身癱軟的林毅晨,這幾率恐怕不到一成。

看到牛大壯堅定的眼神,林毅晨知道勸下去已經無用,旋即他安靜了下去,努力的恢復著。

已經顧不上自己為什么會看到這一切,林毅晨知道自己必須在短時間內恢復一些體力,哪怕,只有一只手臂能動也可以。

為了家人,為了弟弟妹妹,我也絕對不能死,只要恢復一些,哪怕是金針刺穴激發潛能,我也要拼死一搏!

趴在牛大壯的后背之上,林毅晨的心越來越沉,十幾分鐘的時間,他沒有任何恢復的征兆,而牛大壯的呼吸卻越來越粗重起來。

天色漸暗,山路更是難行,平時單人一人也要小心翼翼,更不用說還要身背一個,或許用不了十幾分鐘之后,二人就會被護礦隊追上,后果……

泰山崩而不疑,想到老爺子教授醫術前的第一句訓導,林毅晨的心突然安靜了下來。

不能放棄,不能用金針,我還有其他的手段,我是郎中,一定還有辦法。

瞇起眼睛,林毅晨開始注意周圍的一草一木。

一個轉彎,一小片紫紅色野草地映入了林毅晨的眼中,驟然間,他的臉上布滿了驚喜。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    都市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云南11选5今日开奖